RSS

北京日报

admin 2018年11月06日240

  5月8日,北京首农食品集团在京津冀地区的又一精准扶贫项目——峪口禽业100万套蛋种鸡项目落户河北省石家庄市行唐县。该项目将投入2.3亿元,打造成为目前世界单体最大的蛋种鸡园区。项目预计今年底建成投产。这种“五位一体”的产业精准扶贫新模式,预计将带动行唐当地6000多人增收脱贫。

  行唐县位于石家庄市正北方向,从行唐开车到石家庄仅半小时车程。在行唐上方乡的一处田地里,占地600多亩的蛋种鸡示范园区开始奠基,预计今年底,峪口禽业一座100万套的蛋种鸡示范园区就将建成投产。

  峪口禽业是首农食品集团旗下的二级公司。对农业领域来说,种业就是“中国芯”。从2009年至今,峪口禽业已成功培育出高产蛋鸡、特色蛋鸡、小型优质肉鸡等三大系列的10个品种,成为世界三大蛋鸡育种公司之一。

  截至目前,“京系列”蛋鸡已累计推广40亿只,国内市场占有率达50%,也就是说,中国消费者每吃2枚鸡蛋,就有一枚来自“京”鸡。

  据峪口禽业总裁杜守山介绍,这次将在行唐建成一个100万套蛋种鸡示范园区,是目前世界上单体最大的蛋种鸡项目。通过自动化养殖、智能化管理,项目每年可向社会提供优质健母雏8000万只。所谓健母雏,就是用于产蛋的小母鸡。

  据了解,园区包括蛋种鸡后备场、种鸡场、孵化场和饲料加工厂,其中后备场、蛋种鸡场、孵化场分别涵盖2个基地、4个基地和2个基地。园区还将配套建设先进的污水、粪污、粉尘等处理设施,实现园区绿色生产。

  行唐县总人口46万,是国家级贫困县。行唐县委书记杨立中表示,今年要确保1万多名贫困人口脱贫,全力冲刺脱贫“摘帽”。在中联部的牵线搭桥下,峪口禽业决定落户行唐。经过双方协商,探索出了蛋种鸡“五位一体”产业精准扶贫的新模式。

  所谓“五位一体”,就是让农民土地、政府扶贫资金和贷款贴息、银行贷款、首农政策和峪口禽业技术相结合。具体操作层面,把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折股量化给贫困户,通过农业专业合作社与峪口禽业成立合资公司,实现贫困户入股。

  同时,峪口禽业属于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将能为当地提供1000个就业岗位,进入园区上班的工人,每月能获得一定的工资收入。

  按杜守山的话说,当地农民除获得土地租金、工人薪金外,还能获得公司给予的每年10%的保底股金回报,以及当年纯利润的10%利金分红收入,大概一年可为每户增收1.2万元。

  实现脱贫攻坚,具有“造血”功能的产业扶贫显得尤为关键。杨立中说,峪口禽业落户行唐,将带动3329户6397名贫困人员增收脱贫,大约相当于行唐县今年脱贫目标的一半。

  “峪口禽业的蛋种鸡项目技术含量很高,既是科技扶贫,也是产业扶贫。”首农食品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国丰表示,这是企业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和精准扶贫的一个重点项目。据了解,峪口禽业推广自主研发的“京系列”蛋鸡品种,每年就可为全国8万农户增收28亿元。

  不仅如此,首农食品集团还依托产业优势,结合贫困地区的优良资源禀赋,助力当地产业升级发展。近些年来,首农已在河北省大名县、武强县、承德市,内蒙古赤峰、乌兰察布,山东成武县等地,建设扶贫产业项目。如位于赤城的生态化养殖和繁育基地,每年出栏商品猪10万头,拉动3000户农民增收。

  在定州,有万亩现代化奶牛牧场;在新乐,有河北三元工业园;在丰宁,有高端有机蔬菜农业区……王国丰介绍,近年来,首农食品集团已在河北投资近100亿元。这其中,既有产业疏解、优化布局的项目,也有精准扶贫的项目。

  5月7日,游客在河北永清县韩村镇骑车(无人机拍摄)。今年起,河北省永清县坚持“政府主导、企业投资、群众受益、生态提升”的运作模式,重点实施“永清林海、万亩银杏”生态景观林带等八大绿化工程,计划全年造林3万亩。

  国家发改委、农业农村部日前联合印发《全国沿海渔港建设规划(2018-2025年)》,提出建设渤海湾、上海—浙江、海南岛、南海等10大沿海渔港群

  其中,在渤海湾支持建设中心渔港1座、一级渔港1座,渔船安全避风容量达到8650艘,有效避风率达到80.94%,推动形成秦皇岛、唐山、沧州3个渔港经济区

  分布大小渔港8座·一级渔港2座(昌黎新开口一级渔港、山海关一级渔港)·二级渔港2座·三级及以下渔港4座

  规划期内以昌黎新开口一级渔港、山海关一级渔港为基础,推动形成以水产品交易、水产品加工及流通、渔业休闲、旅游观光等为特色的渔港经济区

  分布大小渔港18座·中心渔港2座(滦南嘴东中心渔港、丰南黑沿子中心渔港)·一级渔港1座(乐亭一级渔港)·二级渔港4座·三级及以下渔港11座

  规划期内以丰南黑沿子中心渔港、滦南嘴东中心渔港、乐亭一级渔港为基础,重点支持新建曹妃甸中心渔港,推动形成集水产品交易、水产品加工及流通、渔业休闲、旅游观光、远洋渔业等为特色的渔港经济区

  分布大小渔港7座·中心渔港1座(黄骅南排河中心渔港)·一级渔港1座(渤海新区新村一级渔港)·二级渔港4座·三级及以下渔港1座

  规划期内以黄骅南排河中心渔港、渤海新区新村一级渔港为基础,重点支持新建海兴大口河一级渔港,推动形成集冷链物流、精深加工、远洋渔业为特色的渔港经济区

  渔港是集渔船停泊与避风、鱼货装卸、物资补给、冷藏加工、流通贸易、船网工具修造为一体的渔业综合生产基地,是渔区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重要集散地,是现代渔业综合管理的核心

  在保定西北部的涞源县,坐落着一座以全国唯一的大理岩峰林地貌著称的雄奇名山——白石山。因山体多为白色大理石得名,去年,白石山晋升为国家5A级景区,成为河北省第7家5A级景区。

  白石山脚下,一座崭新的住宅小区刚刚建立不久。这里是涞源县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白石山安置片区,29栋住宅楼即将入住涞源白石山镇、走马驿镇和南马庄乡10个贫困村的4500多名乡亲。

  这4500多人中,一半以上都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贫困村的乡亲们搬出来住上楼房了,还得让大伙儿有饭吃,解决他们的致富问题。”工程负责人、涞源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仝强说。在住宅小区一侧,能够提供1200个就业岗位的白石山迁建区产业园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其中,由北京市2200万元对口帮扶资金支持的一期工程将于今年夏天投入使用。

  涞源县委常委、副县长芮元鹏是来自丰台区的挂职干部,专职负责丰台—涞源对口帮扶工作的协调和落实。芮元鹏介绍,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片区与产业园“两区同建”,是涞源结合自身山区县实际情况实施的“以业促搬”创新举措,按照“一个安置点配套一个产业规划”的原则,确保困难群众“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出了家门就能打工就业。

  记者了解到,白石山迁建区产业园总建筑面积6.5万平方米,规划建设7栋4层小规模厂房,3栋4层大规模厂房。京冀对口帮扶资金主要用于该项目一期工程建设,包括1栋6000平方米厂房和2栋4000平方米厂房。目前,产业园已与容城毛绒玩具协会和北京绿山谷芽菜有限责任公司两家企业达成合作意向,将依托特色农业、加工业、现代服务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解决搬迁人口的就业问题。

  仝强告诉记者,4500多名搬迁的乡亲已经全部分到了新房,房内为他们配备好了基本的家具,楼顶还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接下来,县扶贫办马上将与合作企业对有意到产业园工作的乡亲开展为期两个月技术培训。到产业园工作后,人均年收入预计可达到2.5万元。

  据了解,2016年12月,丰台区与涞源县建立了对口帮扶结对关系,实施携手奔小康行动。双方确定了产业、教育、医疗、旅游、生态、劳务以及双向干部挂职七大合作重点。对口帮扶关系建立以来,双方已累计开展对口帮扶项目25个,总投资4.5亿元,其中扶资金近1.2亿元。

  双方特别重视在劳务协作方面进行优势互补,实现合作共赢,把切实解决农村贫困劳动力就业作为首要目标任务。截至目前,两地相关部门和企业已签订4个劳务协作相关协议,帮助涞源劳动力725人进京就业,从事安保、家政等行业。双方合作的智慧成果——《劳务协作趟出精准脱贫新路》已作为典型案例被收录进《北京市脱贫攻坚典型案例集》,在北京市深化助力脱贫攻坚研讨会上印发。

  当古村遇见世界音乐节,乐通娱乐118,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近日,在保定古村大激店,来自6个国家和地区的8支乐队、几十名乐手火热开唱,巴西风情、欧洲风韵、摇滚节奏,给古村增添了一份特殊的意趣。

  “文化遗产数碑林,清代戏楼撩人眼。古柏苍翠常年绿,文化底蕴有积淀”,大激店村历史悠久,最早可追溯到商周时期,驿站衙署、贾市店堂、寺庙行宫等遗址星罗棋布于村内,古戏楼、唱大戏等传统文化资源非常丰富。时空流转,站在现代化发展的十字路口,古老村落该何去何从?是追逐“一时的利益”,打文化牌走土地财政的路子,还是在遵循商业规律的基础上另辟蹊径?几年前村民们拒绝了前者,选择了“古村落+音乐节”的模式,延续着世代相承的文脉,也为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带来了新的生机。

  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村落曾经是乡土中国最基础的生活单元。在一些保存完好的村落中,既有有形资产,枯藤老树、祠堂老屋,随手拍即是一幅好画,期待进一步保护,也有无形资产,风俗文化、方志传说,留有农耕文明的记忆,承载着一方水土一方人的“根”与“魂”。这些资源,都是不可复制的宝贵财富,如果任其搁置,慢慢就会渐行渐远随时间湮灭,但如果合理规划,不仅能成为空间再利用、景观再打造的新载体,更可以为文创产业等发展增添厚重的传统元素。

  华北平原自古是中华文化发源地之一,从燕山山脉到太行山坡,古镇古村犹如珍珠般镶嵌其中。但令人遗憾的是,相当一部分传统村落人气不足,逐渐凋零,无论是社会价值、文化价值还是科学艺术价值、情感价值都没有得到足够的挖掘。其实,这些历经百年乃至千年的村庄并没有“垂垂老矣”,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为它们厚植了再出发的能力。如大激店,积极引入现代元素混搭出别样风情,如爨底下,保留原生态打造乡村旅游名片……当然,倡导“古村落+”模式,并非一定要进行商业开发,更不是机械地照搬复制,关键是去解码它们各自的“DNA”,寻找到它们独特的竞争优势。

  每个古村都有一段故事,每棵古树、每栋古建都有一段记忆。给予足够的保护与重视,让它们在古典与现代、历史与当下的融合中呈现出更美的样子,将给京津冀大地增添更美的风景。

下一篇 »